<var id="o1hjf"></var>
<rp id="o1hjf"></rp>
<rp id="o1hjf"></rp>
  • <rp id="o1hjf"></rp>

  • 中國商務新聞網 > 一帶一路與走出去

    “一帶一路”助推非洲工業化進程

    來源:  時間:

      中國商務新聞網 非洲是中國未來最具潛力的市場和“一帶一路”產能合作的重要區域,中非合作正處于大有所為的發展機遇期,而“中 非工業化合作計劃”的逐步落實將繼續有助于為非洲工業化進程“造血”,彌補非洲國家自然條件受限、資源稟賦不足的局面。中國不斷加大對非投資力度,積極參與到非洲一些國家的工業化發展進程中。一些工業領域的投資合作項目正在為這些國家增加稅收、增加就業、改善工業結構,延伸“非洲制造”的增值鏈。中非發展基金的增資,中非產能合作基金的啟動以及國家政策性銀行、商業銀行的大力度配合,都為中非工業化合作注入了強勁的動力?!耙粠б宦贰苯ㄔO深入對接非洲,將為非洲實現共同發展提供重要機遇。中國已成為非洲實現自主可持續發展的最可靠朋友和伙伴。

      非洲工業化發展掣肘頗多

      非洲大多數國家整體工業化程度相對較低,工業在國家經濟中所占的比重較小。數據顯示:2019年,非洲的總體GDP約為2.4萬億美元,非洲地區最高的前三名尼日利亞、南非和埃及的經濟總量合計約為1.15萬億美元,接近非洲經濟總量的約一半。顯然,非洲大陸內部的經濟發展很不平衡。目前非洲工業化進程滯后的原因既有制度政策層面的因素,也包括基礎設施落后,資金、技術缺乏,人才儲備不夠,等一系列因素制約著工業化的發展。

      一是基礎設施落后影響工業化發展。從整體上看,大多數非洲國家目前還處于經濟發展的初級階段,也稱為前工業化階段。工業發展水平低下,尤其是制造業基礎薄弱,不僅規模小,企業關聯低、產業配套差,而且與制造業發展相關的交通、物流、能源等基礎設施缺乏。

      2016年,筆者考察了肯尼亞、埃塞俄比亞、塞內加爾,發現這些經濟、工業化發展比較快的非洲國家共同面臨的主要問題:首先,擁擠不堪的道路交通網絡需要升級;其次,水利、衛生服務質量需要提高;最后,電力等支持工業化發展的能源資源需要改善。這不僅暴露出非洲發展的首要在于基本環境的改善,也顯示出在基礎設施領域存在的巨大投資潛力。

      二是明確支持性政策和投資準則。非洲各國政府必須單獨和集體制定支持性政策和投資準則。明確界定的法律和稅收領域的規則和條例、合同透明度、良好的溝通、可預測的政策環境、貨幣和宏觀經濟穩定對于吸引長期投資者至關重要。區域一體化將通過協調政策和限制不利的國內方案,幫助減輕非洲工業面臨的管制負擔。這將促進非洲內部和內部的貿易,加速工業化進程。區域一體化的正確方法要求各國集中精力于具有競爭優勢的大宗商品。

      三是管理人才短缺和工人缺少培訓機會。非洲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大陸,目前正經歷一場強大的人口轉型。在此期間,非洲勞動力總數將超過中國,并可能在全球消費和生產中發揮巨大作用。與其他地區不同,非洲既不會面臨國內勞動力短缺,也不會擔心大部分時間里人口日益老齡化帶來的經濟負擔。但是,非洲國民受教育水平十分有限,就算是實行10年義務教育的埃塞俄比亞,當地入學率也并不高,埃塞俄比亞中學和大學的入學率分別只有28%和17%。成年人男性識字率為50%,女性僅為23%。因此,當地熟練技工相對缺乏,大部分工人需要經過實地培訓、在職培訓方能上崗就業。管理人才更是短缺,需要從國外派往非洲和在非洲本土培養相結合的方式。解決這些問題,目前最好的方式是在當地采取聯合辦學、定點培養、學生交流等多樣化的人才培養模式,采用合作辦學模式不僅可以使企業員工充分利用國外的語言培養環境,與當地接軌,還能借助國外的優良教育資源,迅速和國際接軌。

      投資風險還須嚴加防范

      要想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進而完成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日程,就必須通過促進迅速而負責任的工業化幫助非洲加快發展。非洲多數屬于欠發達國家,經濟落后、工業基礎薄弱。防范投資風險應當放在客觀的重要位置,面臨政局不穩社會動蕩、安全和金融風險時,要有應對的防范意識和方法。

      加強安全管理與風險評估。國際資本流動當中存在著很多的風險,這是任何跨國投資者都難以規避的難題,而征收、征用或國有化的風險更是一般投資者所難以預測和防范的。國際社會普遍承認本國政府有權對其主權范圍內的財產進行征收或國有化,使得投資者在一開始選擇投資目標國的時候就不得不將此類風險考慮在內。從人們的日常經驗來看,貧窮落后往往是和腐敗、人治聯系在一起的,大部分非洲國家在這方面的狀況令投資者感到擔憂。

      非洲國家保護外國投資者的態度主要是通過與外國投資相關的法律和政策聲明來表明的。政策聲明表明了一國在與投資相關的行政、立法上所要遵循的基本原則,有重大意義。

      在關于非洲土地、能源、礦產方面的投資一定要有國家議會的文件和批復才具有法律效力,要依照當地的法律辦理各種證照與許可證,不要輕信一些所謂的關系潛規則能辦到的一些事情,投資非洲建議可以通過專業的平臺組織機構提供專業的中介服務,彌補當地法律政策的不足,進而合理地規避法律等方面的風險。

      做好投資成本核算。中非關系的深化發展,中國企業對非直接投資逐年增加,涉及建筑、餐飲、醫療、汽車制造、化工、通信、農業、科技等多個領域。

      以制鞋業為例,第一個走進非洲的企業華堅鞋業集團2011年在埃塞俄比亞建廠,到2012年底,華堅鞋業已經是埃塞俄比亞最大的皮革出口企業,出口量占到埃塞俄比亞的57%,到2014年已經有了5000名工人。華堅在非洲發展得很快,一方面得益于勞動力成本的降低,工資成本由國內總成本的22%下降到3%,生產率是國內的70%,盡管物流成本由2%提高到8%,然而總的利潤還是大幅度提高了。

      在非洲工業產品、生活用品大部分都需要進口,物價比較高與國內相比要高出50%~80%,而且工作效率不高,工期一般要比國內多一倍才能完成,這些都是中國企業赴非投資要計算的成本。

      統籌布局完善服務保障體系。中國已與其他非洲37國以及非洲聯盟簽署共建“一帶一路”政府間諒解備忘錄,掀起了又一波支持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熱潮,擴展了“一帶一路”的朋友圈?!耙粠б宦贰苯ㄔO將加快非洲在基礎設施方面的發展。非洲是中國重要的投資目的地,加強頂層設計和統籌布局,是投資非洲穩固發展的基石,在宏觀方面要統籌好援非項目和投資項目的關系,準確合理地用好援外資金,并且促進中資企業對非投資。

      對“走出去”企業建立對外投資資格審查報備制度,目前“走出去”的企業參差不齊,無序化競爭嚴重,給中國企業造成了負面影響,認定資格完善評價和監督體系,推薦符合條件的優秀企業對外投資。

      加強非洲工業園區和經貿區建設,園區積極發揮平臺效應,做好配套服務幫助入園企業解決疑難問題,落實當地國的補貼政策等。

     ?。ㄗ髡呦抵蟹枪I合作發展論壇秘書長)(未完待續)